首页|新闻|展览|拍卖|收藏|专栏|特色|人物|书画|机构|出版|版画|招聘|上海站|成都站|English
广州容不下当代艺术?拆,只是“野蛮生长”中残酷进阶
2019-11-27 09:56:50 来源:收藏拍卖杂志 

一则红专厂当代艺术馆关闭通告,宣告着“红专厂时代”的正式终结;

一篇《千万不要在广州开画廊》文章,再次点醒广州当代艺术生态的问题;

大家再一次对于广州这座一线城市给予艺术的机会质疑:广州的艺术真的令人绝望吗?

聚焦回到广州这座城市的画廊生态,回首这里的画廊成长与发展或许能找到答案。

行业困境与区域困境

行业逆境下生长

画廊是目前艺术生态链上最痛苦的一环,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都在挤压画廊的生存空间。不说广州的问题,是整个中国都面临的问题。目前不少画廊都做了很多新模式的探索,必须离开以往的安全区域,行业都要进阶。

这些年看到广州的画廊在坚守,逆势下的生长。


广州画廊参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

经济基础没有撑起相应的上层建筑

广东美术馆的展场已经承载不了今时今日的新媒体艺术等大型装置,但明年广州艺术博物院将改回广州美术馆将正式开馆,据说有8万多平米,广东美术馆巨大的新馆也在筹建当中。建筑的体量已经够大,甚至过大,关键是研究和展览能否跟上。


第六届广州三年展“诚如所思:加速的未来”

广州目前在当代艺术方面没有形成整体效应,民间生态也得不到保护和支持,但是近现代美术方面的研究和展览在全国较为突出,生态的系统均衡发展是一个问题。

广州城市还是有变化,变电箱穿上了衣服,立交桥底有了灯饰背板,老邮筒又出现在街上,这后面也意味着政府的努力。但是与邻居深圳的力度比还是小了慢了,GDP全国第一为何还觉得地位渐失,当经济基础没有支撑起相应的上层建筑,城市的虚浮感来自金钱堆不出的尊重。

艺术街区换了新的方式出现

应该注意到,就在红专厂拆除的同时,从去年到今年,树德之光、B.I.G.海珠湾艺术园、O2青创社等创意园又不断涌现。可以说,过去的十年,就是广州市创意园数量井喷的十年。

以树德之光、北岛创意园等为代表的创意园已经宣告了创意园新的时代的到来:这个时代的创意园,不再只是换个门牌,坐收地利之便,既不讲究整体设计,也不讲究服务。而是更加强调整体的设计感和对园区企业的服务。


北岛创意园,位于海珠和黄埔的交界处

那些免于“规划”的创意园,会替代红专厂成为新的城市“文艺地标”;那些现在仍没有找到定位、出路的创意园,则在自然的市场规则中,优胜劣汰,落寞和荒废。 

寻回“敢为天下先”先锋性

广州这里有一批文化守望者,始终保持着一种文化自觉。无论外部环境如何,也守持蚍蜉撼树,螳臂当车的勇气,就像这个城市文脉里曾经拥有的“敢为天下先”的先锋气质。现在要寻找回来。

广东历来先行一步的,明代中后期以后,中国的封建社会进入了衰落时期。但岭南却率先形成一些资本主义的工商企业;经济不降反升,明显领先于内地。1757年以后,清政府闭关锁国,只保留著名的“广州十三行”一口通商,更使广州拥有了无可比拟的经济优势;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期间,设译馆,使广